• 80后“女老赖”欠款1.7亿:亿万富豪前男友变负翁
  • 发布时间:2018-01-17 17:02 | 来源:普安新闻网 | 浏览:117 次
  • 80后“女老赖”欠款1.7亿:亿万富豪前男友变负翁

      原标题:80后“女老赖”欠款1.7亿背后:债主被拘,这个昔日的亿万富豪前男友变“负翁”

      11月下旬,一条“80后女子欠款1.7亿上老赖榜”的新闻引起诸多关注。当月28日,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第十二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在一众失信被执行人中,朱瑞备受关注。她的执行标的最高,达1.7亿元。

      在这起事件背后,是一场持续多年的借贷纠纷。债主白世平称,这笔巨款是他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借给被告朱瑞的。而朱瑞则辩称,她与白世平从2010年开始同居,直至2014年才结束,这钱是两人生活期间的共同开支及白对自己的补偿。

      这场官司持续了3年之久。2017年8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朱瑞败诉,需偿还17171万元借款。

      3个月过去,朱瑞未能按时偿还这笔巨款,最终登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不过,上榜不足3天,朱瑞的照片即被撤下,网络页面显示,“被执行人已主动履行,予以屏蔽。”

    ▲榆林中院公布第十二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朱瑞(右)排在前列。图据榆林中院微博

      2017年12月28日7时左右,在湖南益阳一偏僻山村内,亿万富翁白世平被警方刑拘。

      两小时后,900公里外的朱瑞得知了这一消息。这时她仍在西安某宾馆内躲避白世平一方的追债。前男友被拘后,朱瑞松了一口气, “感觉挺高兴,(不然)再让他和我打官司要钱,(要)折磨我几年。”

      而在此之前,一封举报信曾让这位80后女“老赖”重回公众视野。朱瑞说,自己遭到恐吓、威逼,已身无分文,是整个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于是,她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称,白世平在另一案件中成了“老赖”,但却不顾法院要求让她将执行款项打入其律师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账号内,“他在转移财产,这对其他债主不公平。”

      数日后,朱瑞的举报终于有了回应:白世平因涉拒执罪被警方刑事拘留。红星新闻了解到,白世平作为被执行人,却将自己从朱瑞处申请执行回的案款3500万元转入其指定的私人账户。

      红星新闻注意到,白世平系陕西神木人,发家前曾在当地一信用社及某银行担任要职。根据股东提供的材料显示,他在任上曾至少入股6家煤矿。目前,仍在参股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监事,名下资产数亿元。

    ▲白世平

      然而,这个曾经的亿万富翁在终审判决书中曾称,因朱瑞拒不还款,致其家庭生活十分困窘。

      根据法院发布的失信信息显示,截至目前,白世平就已欠债上亿元。而早在2016年3月,西安中院就在《人民法院报》上发布失信信息,称白世平“下落不明”。

      能阔气地借给情人上亿元,自己又为何负债累累?1.7亿借贷纠纷背后,又有着朱瑞和白世平怎样的爱恨情仇?

      相识与分手

      确定情人关系时“知道白世平没离婚”

      神木,塞北名城,去年7月撤县设市,连续多年因“煤炭黑金”跃进中国百强县榜单。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2012年,随着煤价暴跌,神木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很多暴富者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2008年,朱瑞从邻县绥德嫁至神木大柳塔镇。而此时,白世平已从神木店塔镇信用社调来,担任大柳塔镇信用社主任,二人同在一个小镇上。

      一位与白世平相熟的本地人士告诉红星新闻,2004年,白世平已是店塔镇信用社主任,“之前的主任是白世平的父亲,不知道当了多少年,记事起就是他了。”

      而白世平的一位近亲称,“白世平初中毕业后就再没读书。档案里怎么写就不知道了。”

      在西安某酒店内,红星新闻见到了朱瑞。她说,自己没怎么读书,这些年始终只是个家庭主妇。2009年左右,因婆家家境优渥,所以那个时候朱瑞成了镇上信用社的常客,“小镇,转一圈都认识。买买理财,办几次事,就互相认识了。”

    ▲朱瑞向红星新闻提供的个人照。

      一年后,二人关系渐密,并确定情人关系,“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白世平没有离婚。”朱瑞告诉红星新闻,白世平对她很好,每个情人节还有生日,都会送她豪车,当白世平调往西安长安银行工作时,她也一同前往。

      红星新闻注意到,2012年11月16日,白世平曾以长安银行小微企业服务中心总经理助理的身份出席了“共创咸阳商业繁荣----丽彩集团携手长安银行‘市场贷’合作计划启动仪式”。

      白世平的一位熟人向红星新闻证实,2011年,白调至长安银行榆林分行,第二年又调至西安的长安银行工作。约2015年,白世平从长安银行辞职。对于白是否曾在长安银行工作,该行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因为时间较早,他对具体情况并不知情。

      5辆车4套房,“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但2010年到2014年,朱瑞所有生活开销均由白世平提供,“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他会尽量满足我的需求。”而这期间,白世平并没有和自己的妻子离婚。

      虽然他曾选择诉讼离婚,但最终仍未成功。

      在与白世平交往期间,朱瑞迅速资产过亿。她告诉红星新闻,仅每年自己过生日和情人节时白世平赠与的,就达数千万元。她名下共有豪车5辆,“宾利800万元,两辆限量版路虎600万元,宝马200万元,奥迪几十万元……总计约2000万元。”同时,朱瑞名下有了4套房产,“两人共同居住,总价约1000万元。”

      “有一次情人节,她给我转了几千万,让我买车。我没买,就自己花。”

      她认为,这些钱是二人共同生活的开销,“一一说不出来,总之就是一起吃喝玩乐。”

      后来,两人分手。朱瑞被白世平告上法庭,而作为重要证据的欠条,她称是被白世平逼迫写下。

      诉讼与和解

      终审判决借贷关系成立,判赔1.7亿

      2016年7月7日,这场持续了两年的官司,有了初步结果,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白世平胜诉,朱瑞要在10天内偿还17171万元借款,同时还得承担94万元案件受理费及财产保全费用。

      朱瑞不服,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该案有两个焦点:一是,白世平已支付给朱瑞的款项金额如何认定;二是,上述款项的性质及应否归还。

      在庭审判决书中,最高人民法院称,在17171万元中,朱瑞认可已收到其中9800万元,但辩称,另外7371万元转入的账户被白世平实际掌握,后钱被转出,因此自己并未收到该笔款项。但朱瑞提供的证据及最高法调查取证的结果难以支撑朱瑞的说法。

      同时,最高法认为,17171万元应认定为借款:

      一是借条中对出借人、借款人、借款金额约定明确;二是,根据借条记载,朱瑞是“借到”所借款项,也即对之前已借到钱款的确认;三是,确定白世平已实际支付17171万元的情形下,资金来源、资金用途等均不影响借款事实的成立;四是,朱瑞应对这笔钱系赠与的说法举证,但其递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赠与关系的成立。

      2017年8月31日,终审判决公布:朱瑞的上诉请求被驳回,维持原判。同时,她需承担案件受理费用90万元。

    ▲在终审判决书中,白世平曾辩称,虽然双方曾存在过不道德的男女关系,但并非是长期同居关系。

      强制执行搜出2000万现金,签《执行和解协议》

      但终审判决生效后,朱瑞并未按时偿还这笔巨款。

    ▲终审判决书。朱瑞供图

      于是,2017年11月24日,榆林中院数名执行人员到朱瑞西安的家中强制执行。

      朱瑞回忆, “进来约10人。搜查出大概2000万现金。”这点得到了白世平方面的认可。

      当晚,朱瑞即被带回榆林中院。2017年11月28日,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朱瑞以6600万现金、债权、财产及其他财产权益偿还本案全部债务。

      分歧与质疑

      “案件执行款”打入谁的账户又起争议

      和解协议签订后,朱瑞失信信息即被官方从中国文明网榆林频道撤下。

      朱瑞向红星新闻提供了7笔、共计4431万元的转款凭据。其中6笔分别于2017年11月29日、30日汇入白世平代理律师廉高波账户内,共计15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另有一笔2931万元汇给西安中院,用途一栏标明“案件执行款”。

      朱瑞解释,2017年12月2日,在履行《执行和解协议》期间,自己收到了西安中院的《通知书》,其中称,在另一案件中,白世平成了“老赖”,不能清偿自己的债务。

      白世平的这位债主向红星新闻证实,确有此事。

    ▲朱瑞收到的西安中院的《通知书》。朱瑞供图

      在西安中院的这份《通知书》中,红星新闻看到,“如(朱瑞)擅自向被执行人白世平履行(还款),造成财产不能追回的……除与被执行人承担连带责任外,本院将依法追究你妨碍执行的法律责任。”

      但在收到西安中院《通知书》的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12月3日,白世平的代理律师廉高波发来短信,要求朱将执行款打入高某某(白世平指定的收款人)账户内。

      短信截图显示:

      “两条路供你选择:

      1。你明天把钱还到高某某账上,我们继续说原话走原路。

      2。你把钱付到法院,白世平申请恢复执行,重新上黑名单,追究你拒执罪。”

      红星新闻向一知情人证实,短信内容属实。

    ▲朱瑞收到的白世平代理律师发来的短信。朱瑞供图

      他在试图转移财产,“这对白的债主不公平”

      白世平为何不愿意朱瑞将钱打到法院账户,而是指定了第三方的收款人?红星新闻就此询问了白的代理律师廉高波,但其并未就此作出回应。

      朱瑞觉得,这是白世平在试图转移或者隐匿自己的财产,“否则,钱到不了他手里,直接就被执行给第三方了。这对白的债主不公平。”

      2017年12月5日,朱瑞将2931万元汇入西安中院指定账户。至此,朱瑞认为,加上法院在其家中搜获的约2000万元现金,她已履行了和解协议中的现金部分。

      不过,白世平方面一位重要人士告诉红星新闻,朱瑞在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后即恢复自由,但既不执行协议内容,又不知所踪,“现在,除了法院强制执行的,她一分钱没还,还有1亿多元。她把法院耍了。”

      同时,这位人士称,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当事双方可以达成和解,但一旦一方不履行,法院仍会恢复执行。

      举报和回应

      “债主有3张身份证,巨额资产来源不明”

      朱瑞说,在这起事件中,她成了最大的受害者,“身无分文,欠下4000多万。”

      于是,她在网上实名举报了“前男友”:他至少有3个身份证,出生年份分别为1961年、1972年、1976年,“直到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多少岁了。”

    ▲朱瑞发在微博上的举报文章。手机截图

      在发在微博上的举报文章中,朱瑞贴出了白的驾驶证、身份证、警车准驾证件及裁判文书的身份证信息,证明自己的说法。

    ▲朱瑞在举报文章中贴出的白世平的驾驶证,驾驶证上白的出生日期为1961年2月。图片来源朱瑞微博  

      其中一张照片显示,2003年9月,白世平用1961年出生的身份证申领了驾驶证。朱瑞还贴出了另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出生于1972年,有效期至2028年。而多份判决书中,白世平的出生年为1976年。

    ▲朱瑞在微博上贴出的白世平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白的出生日期为1976年2月。图片来源朱瑞微博

      此事是否属实?白世平方面的这位重要人士回应称,目前,白的其他证件已经注销,只剩下一张,也就是出生日期为1976年的那张身份证。

      同时,在采访中,朱瑞多次强调,她现在最大的诉求,就是希望政府部门能够调查白世平,“他巨额资产不明,7个煤矿、3个加油站、十几套房产,还有3个身份证。你说,他这1.7亿咋来的?”

      股东:白参股煤矿经营正常却数年不分红

      商业调查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白世平参股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监事。

      但工商资料显示,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680万元,公司类型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而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则是由原陕西神木农村合作银行改制的,由自然人、企业法人和其他经济组织共同发起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

      ▲“天眼查”数据显示,白世平参股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监事。网页截图

      面对朱瑞的举报,白世平方面的这位重要人士告诉红星新闻,首先得确定白是否是公职,如利用公职之便,获取巨额资产,那么公权部门该介入。但如果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那么举报人家有巨额资产有意义吗?

      朱瑞告诉红星新闻,已向榆林市纪委邮寄了举报材料。榆林市纪委方面一位工作人员4日称,由于查件的工作人员不在,暂时无法得知是否收到朱瑞的举报材料。而榆林中院相关负责人称,该院对朱瑞的言论仍在关注中。

      但作为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的股东及监事,白世平已被众多小股东投诉多年。

      能东煤矿的一位股东向告诉红星新闻表示,“能东煤矿年年正常生产经营,数载不予分红,导致股民至今9年债台高筑、无法生活。而白世平就这样给了朱瑞1.7亿元。”

  • 相关内容